原创对越还击,1个连队扩编成3个,我当副指导员,事前一无所知

原标题:对越还击,1个连队扩编成3个,我当副指导员,事前一无所知

【一缕硝烟03】

嚜爽投资有限公司

当兵七八年,天天高喊“提高警惕,保卫祖国,准备打仗”,却一仗也没赶上。这次不同,形势已十分明朗,战争似乎真的来了,各种消息在干部战士中悄悄传播着,传得最多、最具体的是紧急扩编。

说扩编,实际上是恢复,恢复到精简整编以前的建制。

1976年4月之前,我们92团是齐装满员的甲种步兵团。记得刚到部队时,一群小新兵看什么都新鲜,老兵也乐意向我们炫耀,经常绘声绘色地讲老部队的故事。

【云南大理州剑川县,31师92团老营房】

贵州籍的老班长李元本,对92团驻扎他们家乡那段历史更为熟悉,说我们团原来驻防贵州修文,在特殊年代,军区要选一个作风过硬的部队到昆明来维护秩序,所以紧急把我们团调过来。说到最后,总忘不了强调一句:我们团是全军区最硬的部队!

确实如此。步兵第92团原为独立49师的一个主力团,后来随全师整体编入11军,依然是31师的主力。作为昆明军区的先训团,即使在特殊年代,92团也没放松军事训练。

听老首长讲,这个团是屡建奇功的团队,1942年以冀鲁豫军区二分区黄河支队为基础组建,激战淮海、横渡长江、川西剿匪……在我军序列里赫赫有名,1949年入川第一仗文昌宫战役,干净利落地歼敌一个团外加一个师部,创造了以少胜多的传奇。

不过,在1976年的整编大潮中,92团被精简为乙种团,兵员减掉四分之一。三个营的九个步兵连变成六个,步兵营的机枪连和炮兵连合并为“机炮连”,团直的通信连和特务连合成警通连,82迫击炮连、75无坐炮连、高射机枪连合成一个连,简称团炮连。

……

【作者许向斌走下战场后的留影】

1978年7月,我突然被任命为团炮连副指导员,命令宣布之前没露一丝口风。其实,要是征求本人意见,我倒更愿意当个军事干部。

“眼瞅着要打仗了,你小子还在机关磨蹭什么?赶紧去报到!”满口山东普通话的参谋长,一声断喝把我轰到连队。

说实话,提干部后我在司令部当号长,一年只有几个月新司号员培训比较紧张,平常没有多少事,在全团排以上干部中算最清闲的角色,工作之余绝不耽误玩,甚至还敢在宿舍里养着一缸热带鱼。

不过,说我故意“在机关磨蹭”却冤枉,并非不愿下连,只是20多岁的小伙子玩心不减,机关的弟兄们也劝我晚走几天,说是下到连队就得同战士一起摸爬滚打,到时候想清闲也身不由己了。参谋长那声断喝,是头一次从首长嘴里听到“要打仗了”,难道真能圆我由来已久的英雄梦?

说“英雄梦”并非夸张,那年头的军人,似乎人人想当英雄。“战场上枪一响,老子的命就不要了,这是咱们军队同美国鬼子的最大区别……”每次老爸讲抗美援朝故事,开头总是这句话——崇尚英雄历来是我军的特有传统!

既然见多识广的参谋长都直言不讳,看来战争必来无疑。我不敢耽搁,当天下午就让连队派辆嘎斯车,背包装具往车厢里一甩,匆匆赶往驻扎在西营房的团炮连,其他个人物品全部存进通信股仓库,那缸五颜六色的热带鱼也忍痛分给了家属队的孩子们……

扩编风声一天紧似一天,1978年最后一周正式接到命令:步兵第92团恢复甲种编制,团炮连一分为三:100迫击炮连、12.7高射机枪连、82无坐炮连。

实际上,半月前就有小道消息传出来,说是扩编后让我到82无坐炮连,职务还是副指导员,谁当连长没定,指导员和副连长分别从步兵连调来。

在团炮连的几个月,我跟班作业最多的是二排,因此对无坐炮的性能了解不少。82无坐炮是一种直射火炮,拆分自如携带方便,战斗全重三十多公斤,口径82毫米,主要使用破甲弹,也可发射消灭散兵的榴弹。不过我们从来没见过无坐炮的榴弹长什么样,日常装备和训练的都是破甲弹。在步兵团的十几种武器中,82无坐炮是对付装甲目标和坚固火力点最应手的火器,平常大家都习惯称它“82无”,因此新扩编的82无坐炮连也被简称为“82无”。 扩编后的82无装备9门火炮,编制80人,可眼下却只有原团炮连分来的20多名战士。

【65式82mm无坐力炮,是我军的经典武器之一】

虽然扩编任务紧急,团党委对一线战斗连队的主官配备依然慎重。实话实说,真要是让我干这个新连队的主官,确实有些底气不足。当兵8年,从没离开过连部营部团部,基层经历只有在团炮连任副指导员的4个月。听说派来的指导员是个老政工,我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任职命令虽没公布,我的屁股却早已坐到了无坐炮连。晚饭后,我悄悄把邱明福拉到操场:“你早知道了吧?扩编以后让你到‘82无’当司务长,一两天就分家。关键时刻,你小子可得留心,扒拉物资时千万别客气!”

邱明福是团炮连的文书兼任军械员,各种物资都在他手里。老邱是大聪明人,长期工作在连首长身边,了解的东西比别人多得多,团炮连十多份提干报告全是他亲手誊清上报的,其中包括他自己那份,我透这点消息,算不上犯自由主义。

团炮连二排是无坐炮排,图片中心排长吴中尧虽然没正式接到任命,心中却有底数:摸了十年无坐炮,总不能去干步兵吧?咋分也离不开无坐炮!没等上级任命,老吴俨然已是无坐炮连的人了,毫不忌讳地往我那儿跑:

“驾驶班的兵一个比一个捣蛋,分人的时候你得想法把老杜要来当班长。那几个司机,我看只有老杜镇得住!”

“炊事班那堆旧炊具千万别要,新连队肯定配新的!”

“荣誉室写着‘智擒匪首’那面奖旗不能留给他们,是川西剿匪时咱老连队得来的。还有……”

用心良苦,事无巨细全都提示。我完全理解,毕竟他老吴现在还是排长,不宜公开出面的事儿,当然得推给我这个现任连首长。

【战后留影。后左起副连长王登科、连长吴忠尧、一排长丁克明、三排长宋金平,前排左起卫生员张开祥、报务员王平】

小道消息没错,进入1979年的第二天,老吴直接从排长升任连长;指导员周国顶从五连调来,我刚当兵时人家就是副指导员了;副连长叫王登科,曾在75无坐炮连干过,和连长同为贵州正安老乡,我在新兵连时就认得这位嘻嘻哈哈的老班长;团炮连的四班长丁克明、五班长冷少明分别当一排长二排长,军校提前毕业的宋金平被任命为三排长,文书邱明福果真当了司务长。

官儿齐了,兵却差得多。团炮连的二排只有十七八个战士,其中两个班长提为无坐炮连的排长,剩下的全当班长副班长还不够。宣布班长任命那天,不少人根本没有准备,小学没毕业的胶东老兵冷建树,绝对没料到班长名单中竟有自己大名,指导员宣布“冷建树同志任三班班长”时,这小子愣是半天没起立,散会后却逢人便说:“紧急扩编真不赖,咱哥们这点破墨水,也从革命群众变成班座啦!”

早饭后,指导员老周把我叫住:“司令部通知到东营房领新兵,你辛苦一趟,顺便把各营抽调的老兵接回来。灵活掌握一下,能多要就多要几个。”

我明白,眼下老兵成了宝贝,别看这些人平时不大听招呼,真要打仗了,谁都争先恐后抢老兵。老周知道我在机关人头熟,抢老兵接新兵这些可以“灵活掌握”的活儿,自然不会派给别人,至于新老兵接回来之后的个别谈话,那就是他的事儿了。

抽调的老兵一扫松垮劲头,整整齐齐集合在电影场。没见到有军务股的熟人,我拉着文书张和东直奔司令部。

陈股长抬头扫一眼:“就知道‘82无’肯定派你来!放心吧,调皮的捣蛋的、没人要的全给你!”

【电影《高山下的花环》,雷凯华即“小北京”操作82无坐力炮,炮弹未打响而牺牲,让人们对这款经典武器及弹药质量产生热议】

“行!全给我,多多益善。”

“想得美!四个老兵,一个不多,两个班长两个副班长。”

到底是老关系。我接过名单敬了个标准的军礼:“谢谢啦!多谢首长关照!”接着又得寸进尺:“再给几个吧!什么样的都行,我不挑剔。”

“废话!要是有,我还自己留着吗?全分了,一个没剩。你再磨蹭,这几个也保不住!”

“真不够意思。张嘴三分利,不给下不去,再给三两个也行啊!”

我边转身边嘟囔,明知没希望仍不死心。

“股长,昨天闹着下连那个管理股的炊事员还没分,要不要给82无?”

循声望去,大摞档案文件旁边露出张熟人脸,刘永川!刘永川是同年入伍的亲老乡,我在通信股时他在通信连,熟得没法再熟了。在全团200多个同乡中,最先立功的就是他——电台抄收报万组无差错,全军区第一。只是,人有旦夕祸福,刚提副连长半年,却在送退伍老兵的途中遭遇车祸,闹了个大腿骨折。正因为这条倒霉的腿,永川不得不留守,前两天被抽到军务股帮忙。

听说还有个炊事员,我喜出望外。到底是老乡,够哥们!我赶忙抱拳感谢,也算打了招呼。

陈股长略加思索,倒也蛮痛快:“行,给你吧。不过现在没在操场,下午再来一趟,直接到管理股把你的老朋友接走。”见我没明白又解释一句,“就是跟你关系最好的李老兵,机关炊事班那个不识字的少数民族兵。”

哈,拉祜族老兵李开纳。

回西营房的路上,我边走边翻看花名册,到手的几个老兵的确不错,4人中三个党员。紧随我身后的老兵叫乔国林,是三炮连调来的班长,正式党员,云南建水县人。

我俩一前一后唠起来:“一排有个乔国民,你们建水老乡,依我看,你们俩长得真像一对双胞胎。”

“大家也都说像。”

“你们认识?”

“我是他亲哥!”

终于凑了50多个兵,加上连排干部和团炮连分来的驾驶员,一共69人——典型的拼凑型连队。

(待续)

【作者简介】许向斌,河北唐山人,1970年参军,历任指导员、副教导员。1979年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,连队立集体一等功;1984年参加“两山”作战,所率营的二连获“者阴山钢刀连”荣誉称号。1986年转业。

体育4月5日报道:

天津国家会展中心全面复工 明年6月迎首展

原标题:dou是宝宝哈哈嗯男子汉

2020年3月6日和3月9日两个交易日,WTI油价累计下跌34.2%,油价暴跌带来原油市场波动率上升,我们在《油价暴跌带来的次生灾难20200313》中明确表示:油价暴跌带来原油市场波动率上升,传导至全市场的波动率上升。在此情况下,根据市场波动率进行股债配置的Risk Parity资金在遭受VaR(Value at Risk)冲击后,会根据市场波动率由自动化交易系统降低杠杆,同时卖出股票和债券(详见图表 1)。

在《英雄联盟》十周年活动上,Riot Games(拳头游戏)官宣了《英雄联盟》手游,这款名为《Wild Rift》的全新《英雄联盟》手游将于2020年登陆iOS、Android和主机平台。

posted @ 2020-04-09 20:04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到銜投资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